溪谷不闻钟

心如止水

无论你在哪里,吹过我的风,都会替我拥抱你。

——反正不是我说的

华山经年六月寒不散,烈酒洗剑笑尽江湖事,暗香浮动,黄昏后红霞似血,沧海贪欢,铃声问客老槐岁几长,北宗少林,南崇武当,梵音古刹钟声不断,秋枫悄落,浮生一梦,饭暖催人醒,久入神,道是游戏一场。

——谁说的这么好?

葬柳七

北望司:

我小时候在寒家班帮工,因为戏班包小工的吃住,听说寒家班主到处都吃得开,台柱今年被评上了梨园祭酒。


我喜欢在村口听社戏,但没见过大戏班的派头。寒家班的台柱叫做张柳七,没人知道他姓甚名谁,因为他的戏好,好到别人觉得他上辈子在杨柳岸边葬了柳永,得了柳公子的才气。杨柳岸边葬柳七,口耳相传得多了,葬柳七就成了张柳七。


下午三点的大戏,到了两点半,张老板还没起床。大家喊我去催,我兴冲冲过去。进了张宅,卧房里空着,就见一人睡在花园藤影下面,扇子坠儿悬在手指间,被风吹得乱晃。


我喊:张老板,班主催您呢。


就见一个黑影子冲我砸过来——阴木扇子敲在我眉心,...

“我若是爱慕一个人,他若是个英雄,定也希望他佩戴该戴的宝剑,骑该骑的烈马,领着最勇猛的兵,获得最值得骄傲的功勋。我不愿意他受委屈。”

每当有人问起了行期,

青青山色便梗塞在喉际,

他日在对海,

只怕这一片苍青,

更将历历入我梦来。


—— 余光中《十年看山》

愿他日漂浮进我生命中的云,不再倾吐雨水或掀起暴风,只是给我黄昏的天空增色添彩。

——《飞鸟集》

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,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。

——《人间失格》太宰治

流水记得,那个身影总在桥边;夕阳记得,那个时候总是傍晚。水迢迢,山重重,路漫漫,难挡思念是风是云是婵娟。

——《思念是风是云是婵娟》


[长顾]醉颜红

属芜菁:

       沈易是恨嫁的郎,偏生又是国家的梁。
       于是长庚作为当代皇帝,只好在中间掐了个法子——打着“肱股之臣这么离去过于可惜”的名号,寄了封充分诠释了何为“您等我压榨完了这沈易再娶不迟”的剥削者形象的御笔,给那去了西洋求探医理的不理俏郎纯情心的陈轻絮。
        自长庚寄了那信给陈姑娘,沈易就时常提着口上不去下不来的气。
    ...

封山令随风而散,冻结的光阴终于如解冻之水,再次汩汩流动起来。    远处的韩渊孤独的坐在十方阵中,静静地抬了一下头,竟已经泪流满面。

——《六爻》priest

程潜用小腿轻轻撞了他一下:“听山音的时候听见了什么?”    这一回,韩渊终于开了口,他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我听见不知堂茅屋上的茅草翻飞,师父那块三脚的门规桌在地上‘咣当咣当’乱响,有大鸟迎风举翼,羽毛翻飞,我猜……可能是水坑。”

——《六爻》priest

“小孩跟着老乞丐,成了个小乞丐,十多年后,才在一个破庙中懵懵懂懂地被以为真人师父带走,从此他有院子住,有仙鹤玩,有干净衣服穿,还有师兄们每天任他蹭吃蹭喝,神仙也没有这样快活……”韩渊缓缓转向程潜,半晌,他哑声道,

“一到画魂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——《六爻》priest

传言 “上古有大椿树,以八千岁为春,以八千岁为秋”,因以“椿龄无尽”祝高堂慈父之圣寿绵长,可惜人终究不是草木。 木椿真人将那枚铜钱埋进了土里,仿佛是亲手将程潜送入了一个开端——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,都是从亲手将父辈埋进土里那一刻开始的。

——《六爻》priest

【长顾】纷至迭来

复道行空🍰:

旧文重修 一些日常片段的合集。


※是之前的片段练习,一共七个。


-


1.梅花


侯府的梅花开了。先是很浅很淡的一小枝,继而蔓延成大片鲜艳的色彩。有几朵上结了一层晶莹透明的霜,将所有颜色都凝在其中,阳光微微撒过去,便格外的让人心旷神怡。早春时节还略有些冷,顾将军被陛下裹了严实才被放出去看花,手里拎着的是一壶小酒,就算味儿淡的堪比清水,却也是好不容易才从陛下那拿过来的。


长庚也不是不让他喝酒,可是自从某次顾昀喝醉了酒耍了不轻的酒疯之后,他能得到的,便差不多只有这种小可怜酒了。虽然顾昀至今不知道那天晚上喝醉的自己到底...

【鸣潜】天上人间

复道行空🍰:

旧文重修 大概是扶摇山的一天(?)


-


万物相生相克,无下则无上,无低则无高,无苦则无甜。


-


被子里透着股安神香的味道,暖烘烘的,能透入四肢百骸,带着似有若无的一股兰花香在程潜鼻尖转了悠悠地一个圈,尽数归回到身旁睡相颇为老实的大师兄身上,绵长又细碎,不动声色间能渗入人骨子里。


程潜自小就模样端正,长大以后更甚。一副好皮相因“修仙练气”留在了二十出头的年纪,白面书生似的样子,内里却是经历过百千锤炼的坚韧魂魄,每每笑时却能从中瞧出一个温润如玉的君子风采来。


程潜平生不解风情,更不识风月,可严争鸣却是个...

属芜菁:

没有一个人可以站在他主观的立场上,用自己狭隘的想法真正否定你。


没有人。
除了你,除了你自己。


你想做什么就去做,不要去顾及讨好别人,如果你觉得能接受或者无视别人对你的看法,那也请不要改变自己去迎合别人。你手上正在做的每件事,只有你自己喜欢了,你觉得有意义了,你才能做好它。


再也不要为了其他原因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了,那样真的很没意思。


熙攘众生,总是有人自信潇洒,我希望你也是其中之一。

©溪谷不闻钟 | Powered by LOFTER